联系电话

0755-83766261

0755-83766261

移民问答

当前位置:主页 > 移民问答 >

2006年06期:“西方眼”看中国 写中国艺术传奇

文章作者:塞浦路斯护照网发布日期:2020-09-13

  东方人如何欣赏西方的艺术作品,而西方人又以何种眼光看待东方、看待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自古以来都是中西方文化交流实践中不断共同探求的话题。下面所罗列的一段文字不是哪本艺术院校教科书上的章节,而是德国艺术品收藏家飞玉禄(原名约根�路德维希�费舍尔)以他独特的“西方眼”通过对被他划作中国新艺术突破和觉醒的时代的“当代早期绘画”(1985-1995)作品的研究诠释的部分谜底。  中国 “当代早期的” 油画典型的画题:  - 以理想化为主的场景画  - 政治人物的画像  - 欧式风雅的,多以荷兰古典风格为主的静物画  - 以中国(古代)艺术或日常生活为题材的静物画,  - 花卉组合以及花卉静物画,  - 人物群的组合来表现介于人群之间的问题性,显示(部分是幽默的)恬淡朴实的景像 或者(部分是哲学批判)日常生活景象,  - 全身人物画像,常带有呆滞 ”深思的” 脸部表情  - 半身 - 或者 头部画像  - 裸体画,很不中国式的, 是典型的欧式  - 风景画,  - 大自然的景象(例如:瀑布)  - 村落和房屋组群  - 描绘 “中国长城”  - 天井,房子的进门处 和大门  - 动物的描绘,诸如马和猫以及农村的家禽家畜  - 尝试以局部抽象和全抽象的画,  - 中华人民共和国内众多民族的单一或群组式的画像。这个极受重视的“少数画” 在中国油画上是一令人感兴趣的现象。  在这l里所描绘的是中国的少数民族,主要是藏族人和蒙古族人,配以他们的传统服装和他们的生长环境,有个人画像,有全身像或者一群人在工作中或民俗节庆上的画。  一个以中国人“自居”的西方人  飞玉禄是一个经常以中国人“自居”的西方人,正如所有热爱艺术的人一样,他是一个热情而单纯的人,有着一颗永远年轻的心和非常活跃的思想。他认为中国画是中国人对世界艺术的独一无二的贡献,是不可替代的。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一直为独特的中国艺术所震撼,建立中国艺术品收藏体系的热情一朝被点燃,即愈演愈烈。  30多年前,一个小小的中国18世纪的粉彩盘让他与中国艺术结下不解之缘。自此,他翻阅了各种资料、到处参观博物馆、看展览,但是由于国外关注中国艺术品的资料还不完备且视野狭小,因此很多的迷团在他的心中始终得不到解答。于是到中国本土系统收藏中国艺术品从而建立中国艺术品收藏体系的想法在他的心中滋长。1979年他终于第一次踏上中国的研究之旅。在以后的20年间他构建了包罗万象的“艺术科学研究藏品”体系,他的收藏几乎囊括了所有中国艺术品和手工艺品的门类,上溯“高古”至民国的众多珍贵藏品。为了近距离探寻中国早期及现代绘画,在中国获得确切的第一手资料,他和夫人往返中国内陆前后40多次。他还在大量藏品积累的基础上进行研究,德国一家著名出版社1997年出版了他所写的〈中国艺术〉手册。1998年他在维也纳附近的Artstetten皇宫举办了为期半年有关“日常的中国艺术”以“中国的艺术和吸引力”为题的广泛特展(展出珍品近800件),由当时中国驻奥地利大使主持开幕式,在维也纳引起了强烈的回响,吸引了更多的人对中国塞浦路斯护照网国当代艺术的关注。2002年他的〈鼻烟壶-中国珍玩〉手册出版。1990-1994,他把大规模收藏中国的绘画艺术品纳入他的收藏体系。2006年4月,飞玉禄夫妇在北京皇城艺术馆举办了“西方眼”中国当代绘画作品收藏展,其中包括67幅中国当代油画和213幅中国当代国画。其中136件展品将于6月24日在北京东苑戏楼(南池子大街北库司胡同1号)拍卖。  创始收藏--收藏家无法回头的幸运时刻  他是第一个来自西方大规模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家。那个时代对一个收藏家来讲是无法回头的决无仅有的“幸运时刻”,没有竞争者,没有退而求次,没有讨价还价,可以遵从自己的“心和理性”,“万里挑一”——从一大捆极好的尚未被认知的作品中挑选“最好”的作品。这些早期的艺术品已经不仅仅是一件绘画作品的概念,它们已经历了时间和空间的检验,而与永恒的历史,与那个时代的命运永远的联系着,透过这些作品才能够感受到那个时代的人曾经有过怎样的青春和梦想,有过怎样的欢笑和忧伤,也同时能够感受到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的变迁以及这种变迁与个人的命运之间的复杂关系。而这一切却不是中国人自己在那个时代建立起来的收藏,这个本来应该是由中国人自己最应该关注的历史体系却是由一个外国的友人保留着,是他的用心良苦为国人留下了这些宝贵的财富。很多的展品在离开了自己的祖国很多年之后又重新回来团聚,能够重新直接面对着,面对着它们而走进中国的历史。这些作品集中反映了中国85新潮之后,到1995年前后中国艺术的一个侧面,是那个思想解放时期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些作品显得不够“前卫”,但是要是把它们放到那样的一个时代去看,你的心灵也许会感到震动,因为从这些作品的背后你能够感受到艺术家们是怎样的在关注着时代的命运,与我们脚下的这个土地上的人民一起痛并快乐着,为它的命运和未来而忧思。这部分从工作室选出的画中有不少著名艺术家的好作品,是中国艺术史的一个组成部分。  尽管当时中国当时已经实行改革开放,塞浦路斯在哪里,但很多条件还受制约。直到他得到了前瑞士Erwin Schurtenberger大使和他夫人的全力支持,(他夫人是中国艺术文化的仰慕者)并经由引介,塞浦路斯地图,他得以认识溥仪的侄子,一位在中国极受敬重的书法家,他赠送了飞玉禄一幅字并题写了FEI字(飞玉禄中文姓的拼音)。另外他还得到了Schurtenberger夫妇的朋友Claudio Metzger—美术博物中心的成立者,“东-西方基金会” 以及瑞士著名的 “Eranos基金会” 的顾问的帮助,从80年代末他就开始构想要建立中国早期绘画收藏大格局的计画在1990年4月开始实现。  与林天放(前北京东方油画艺术厅主任,天放画廊董事,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总监)的结识拜赐于前瑞士大使舒爱文和夫人,她还记得飞玉禄曾那样纯朴而诚挚地表达他与中国艺术的不解之缘:“中国是这样深的在我的心底里以致我会怀疑我前世是否中国人,或曾与中国有着怎样的因缘”。这煽情的话对惯于在社交场合演说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西方人没什么,但从一个骄傲优越的欧洲富翁嘴里说出来,仍令人怦然心动。  飞玉禄当时的想法是要了解中国当代美术家的创作情况,这正是林天放的专长!他们(有时加上他太太)走访了150多个在京各大院校和主要艺术机构的画家和一部分独立艺术家。领着他参访了许多艺术家工作室,整个过程愉快而辛苦。尽管他在京各大院校和主要艺术机构的画家和一部分独立艺术家。领着他参访了许多艺术家工作室,整个过程愉快而辛苦。尽管他们的居住或画室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是他给予了艺术家极大的尊重,他很快确定了收藏选择。很多画家都曾聚焦在他的镜头里成为一个历史瞬间的见证。  一位忠实的、自由创意的画家创作出来的画,很容易被一位同样有着自由、坦白的有心人毫不迟疑的认出。而那种所谓的“行活”,是被资质平庸的画家矫揉造作出来的,只有利益上的投机,没有真实的灵感,这种作品不会动人心弦,不会唤起欣赏者的共鸣。到1993、1994年他决定结束这个时期收藏时已有了近500幅绘画作品,其中近五分之一是油画。转眼间市场上画廊林立,多半是外行人成立、标明投机的价格,商业气息开始独占市场。现在一个收藏家很少再有机会通过眼和手那么近距离地与许多尚未被发掘的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佳作谋面。艺术家总是充满希望的签下和约,被牵着鼻子走并且踌躇的避免与买者亲自接触。  中国画的世界之路  在当今世界艺术领域,中国画的地位和重要性远远没有达到其应该达到的高度。未来的世界艺术,如果没有中国艺术悠久独特的、自成一格的参与和发展,就犹如一棵满是枯藤的雕树。而在艺术风格如此多变的今天,要保存、传承和发扬中国画固有的区别于世界其它艺术的最本质的特性。  油画或胶画早就被 “国际公认”,塞浦路斯护照,也就是说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艺术家在作此类的绘画,没有特别属于一个文化圈。但是,国画是一个如此多层面的,已根深蒂固,是与生俱来中国艺术的一部份,她也只能被一个有天分的 “中国灵魂”来画出杰作并保有它。所以,“外来” 的艺术家无法使国画在现今乃至未来的世界艺术上做出应有的贡献。国际上在现代艺术上对中国的鼓励是要负责照顾到:国画永远不会被非中国的,带有“西方的” 味道的表达方式在现代绘画其重要性上被排挤。无可讳言的,油画是送给中国的礼物,国画可是送给全世界的礼物。  从所有角度看,艺术的收藏与被收藏,无论早晚与多少,都真的有意义。

塞浦路斯护照移民申请基本条件
投资额度 200万欧元 居住要求
办理周期 6-12个月 复杂程度 简单
国内办理 签证类型 护照

1.主申请人必须年满18岁,配偶、父母(不限年龄)、28周岁未婚,经济未独立且全日制在读子女可随同申请
2.在塞浦路斯购买价值200万欧房产(单套或多套含50万欧元自住房,持有三年后可出售)
3.无犯罪记录

地址:中国·深圳 护照网 电话:0755-83766261 邮箱:83766261@qq.com
塞浦路斯护照网 版权所有